欢迎来到阿里查询

抗日战争龙潭战役野战医院旧址--王氏宗祠

抗日战争龙潭战役野战医院旧址--王氏宗祠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一)

  抗战时期,我王氏宗祠因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被用作湘西会战龙潭战役抗日野战医院,为中华大地的全民族解放战争作出了应有的贡献。为了纪念英勇抗敌的我军将士、为了彰显我王氏族人的爱国传统、为了让后人牢记历史、不忘国耻,特辟宗祠一隅,设此抗日野战医院陈列室。

  陈列内容由两部份构成,一是钉贴于四壁的文字图片展板,二是展框里陈列的实物。

  文字图片展板除前言、结束语外,主体部份包括“侵华日军的法西斯罪行和暴行”、“湘西会战”、“龙潭战役”、“野战医院”等内容。

  (二)

  这两个板讲的是侵华日军的法西斯罪行和暴行。

  自1937年7月7日日军炮轰卢沟桥,到1945年8月21日今井武夫芷江递交投降书,日军铁蹄践踏我中华国土达八年之久。八年中,日军所到之处,烧杀抢夺,-虏掠、无所不为,无恶不作,我数百万同胞受辱或蒙难。这部分内容史书记载较详,媒体宣传较多,这里只就“-”、“三光作战”、“-妇女”、“强征-”、“细菌战”、“化学战”、“-劳工”等方面作了扼要介绍。

  (三)

  接下来的四个板讲的是湘西会战。

  湘西会战开始于1945年4月9日,6月7日结束,历时两个月。共击毙日军12498人,击伤日军23307人,是中国军队与日军开战以来歼敌最多,且我军全胜,日军彻底溃败的一次大会战。日本曾宣称:“在中国大陆唯一最大的败战”。也是中国抗日战争的收官之战!

  1944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已开始转入战略-阶段。日军由于战线过长,在英美军队强有力的打击下,穷于应付处境日益不利,为扭转不利局势,日军企图占领我芷江空军基地,并伺机进副四川,威胁重庆。于是,在板西一郎中将的统一指挥下,1945年4月,集结7个师团约八万兵力,兵分三路,向我军发动了最为疯狂的“芷江作战,我方称湘西会战,也叫“雪峰山会战”。

  湘西会战,我军的最高指挥官是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作战主力部队是王耀武的第四方面军(可指图介绍“这是何应钦”、“这是王耀武”)。

  整个湘西会战可分两个阶段,即防御作战阶段和-作战阶段。

  会战初期,由于战线长,敌势猛,我军采取“攻势防御”战略,固守要地,灵活出动,对敌梯次阻击,全割围歼。4月底,日军已完全陷入我防御纵深地带;5月5日,何应钦紧急下令全-入-作战。在我军的强大攻势下,加上阵纳德飞虎队有力的空中协助,日军进退不得,被我军团团围歼。至6月上旬,整个会战以日军的彻底溃败而告终。

  湘西会战,大获全胜,飞虎队功不可没,这个展板扼要介绍了飞虎队的有关情况,具体内容大家可随意看看。

  (四)

  下面四个展板介绍了龙潭战役有关情况

  龙潭战役,也叫龙潭司战役,又称龙潭司大捷,是湘西会战十大战役之一,龙潭战役,成功阻止了日军的继续西进。

  1945年4月17日,日军109联队先头部队——饭岛挺进队入窜龙潭,先后在转溪江、毛家庵堂与我地方武装向承祖自卫队及100军留守在龙潭的一个仅百来人的文工团遭遇,龙潭战役随即打响。

  当时,由于第四方面军作战指挥部对日军的形势估计有误,也就在同一天(即4月17日),将防守龙潭——山门之线的前茅部队74军51师及文昌部队调防溆浦——桥江之线,以抵新化、洋溪日军矛头所向。因此,龙潭防务十分空虚,除100军留守在大会毛家庵堂的百来个文工队员外,就是武器装备极差的向承祖自卫队几十号人。

  说来也巧,4、5月份正是我们这里烧制石灰的旺季,离龙潭镇三公里的青溪垅是龙潭区域最大的石灰烧制基地。中午12时和下午4时,各工地都要统一爆破矿石,爆破矿石时,几山几湾同时炮声隆隆,硝烟滚滚。日军同我军遭遇后,又耳闻目睹了龙潭方向的炮声和硝烟,摸不清我军虚实,便匆匆占领了青山界,红岩岭、鹰形山等几处要地,止步于圭洞河以东,不敢贸然渡河向龙潭镇方向西犯。

  向承祖的自卫队遭遇日军后,马上派人报告驻塘湾的100军副军长唐冠英,唐冠英立即将情况电告第四方面军作战指挥所,指挥所急命刚离开龙潭正行进于小横垅与统溪河之间的51师连夜回师龙潭。51师返抵龙潭后,紧急占领相关要地,向入侵日军发起反击。由于圭洞河以东的有利地形尽被日军占领,龙潭战役打得非常艰难,鹰形山争夺战、肉搏战,青山界收复血战等战斗均进行得异常激烈。

  鹰形山争夺战中,担当主攻任务的153团2营7连与日军展开近距离激战,当增援部队赶到时,全连仅剩7人。

  马鹰岩战斗中,152团某连与日军面对面、刀对刀肉搏,虽全歼日军一个中队,我军也伤亡惨重,全连只剩血肉模糊的5个人。

  青山界战斗中,“敢死队”虽以顽强的斗志炸掉了日军赖以顽抗的碉堡,夺回了青山界要地,但冒着敌人十几挺机枪的强大火力,我军也阵亡百多名将士……。

  51师师长周志道称龙潭战役“诚有一寸国土一寸血之写照”。抗战胜利后,人们将鹰形改名为英雄山,在青山界修建了抗日阵亡将士公墓;在马鹰岩刻石“白刃歼冠处”,对死难烈士以示纪念。

  日军入侵龙潭期间,民众抗日浪潮空前高涨。以向成祖、谌志锦、兰春达为首的地方自卫队积极配合正规部队打击敌冠,龙潭民众自发成立了“民众战斗指挥所”、“抗日军民合作队”等组织,给了作战部队的大力支援。

  日军入侵龙潭期间的暴行和兽行骇人听闻,罄竹难书,据1956年龙潭区公所调查资料显示:共杀害无辜百姓147人,杀伤107人,0妇女426人,其中因-致死者32人,日军占领区包括耕牛在内的家禽家畜几乎全被杀光,粮食被抢光,烧毁房屋113栋,8000多人论为难民流离失所。

  (五)

  这四个板介绍了野战医院有关情况。

  龙潭战役打响后,我王氏宗祠成了龙潭战役负伤官兵的救治中心(指地图)。鹰形山、车岩鹰、大华、圭洞、小黄沙等前沿阵地的负伤官兵,沿着这条麻石古道,经莲河、龙潭镇、岩板上、岩湾、过象形桥、万寿桥,被护送至王氏宗祠、祖师殿、水口庵、茅坪院子及附近的一些民宅予以救治。伤势较重者,在此停歇处理后,转至洞口石下江第四方面军野战医院总部治疗,数十名在这里抢救无效死亡的将士,就地掩埋于宗祠右侧的山坡上(指照片),这就是复修后的死难将士的坟茔照片;这是王在镇家,当时野战医院医务人员就此食宿;这是祖师殿,这是水口庵,这是茅坪院子,都是当时的伤病员安置处;这是万寿桥;这是供奉在宗祠里的抗日英烈灵牌;从1947年至今,每逢清明以及平时,王氏族人都不定期进行焚香祭祀;这是盖都坪,是当年附近驻军的练兵场。曾扎过耀武台,龙潭战役告捷时,军队文工团曾在此慰问演出,军民观众达数千人。

  当时,野战医院的院长是刘广基,解放后,他在衡东县人民医院工作,现已99岁高龄,退休在家,安享晚年(指图片)。这是抗战时期的刘广基,这是92岁高龄的刘广基;这是王在盖先生2007年冬天专程赴衡东走访刘广基老院长留下的照片(指图片)。这是蒋价石给刘广基的委任书,这是七十四军军长施中诚给刘广基的委任书,原件均存衡东县档案馆。

  2007年5月12日,刘广基老院长在他儿子的陪同下,还专程到龙潭寻访抗战遗踪(指图片)。这是刘广基先生参观了弓形山抗日阵亡将士陵园留下的两幅照片。

  这是八十年代刘广基先生题写的悼念烈士的两道诗。

  这是刘广基先生的《我的回忆》片断,里面提及了野战医院的有关情况。

  这是王军华先生关于野战医院的回忆文章。

  这些是战时遗留下来的实际照片:当年使用过的医疗器械、战利品日军短袄,村民为伤员喂茶水照片,均为刘广基先生收藏;弹壳弹头,日军军用饭盒等物均收藏于龙潭文化馆抗日战争湘西会战龙潭战役陈列室。

  (六)

  这个板介绍了当时的重要军事驻地阳雀坡。

  阳雀坡,是我王氏族人一方住宅,六大门院、屋舍俨然,古色古香,各大建筑至今没有多大改变。

  当时,这里曾驻51师预备团三营(指图片)这是营部驻地王在周家大门;这里是当时的营部医务室;这是当时的无线电台楼;这是步兵一连驻地王修尧家;这是步兵二连驻地王修康家;这是步兵三连驻地王保修家;这是机枪连驻地王本耀家。这是王修尧家收藏的王耀武等军政要人坐过的轿子,这是王保修家收藏的美制60mm迫击炮弹装载盒。

  当时,驻军还在阳雀坡搭建了三处哨所、四个食堂、一所物质供应站、一栋军需仓库,并将院后四亩有余的平垴上开辟为驻军练兵场,龙潭战役结束后,这些设施也随即撤除或废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