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阿里查询

冯白驹将军抗日驻地遗址

冯白驹将军抗日驻地遗址为文化旅游景点。  冯白驹将军抗日驻地遗址位于定安县雷鸣镇南曲村之西北的居禄山坡上,占地17亩,由冯白驹将军抗日驻地遗址展览室、红色墙、将军井、冯白驹将军抗日驻地遗址纪念碑、雷鸣乡抗倭殉国忠烈官兵纪念碑、停车场、月塘、围墙8个项目组成。这一遗址景区自2007年初,由村民集资和政府投资共同建设。2015年4月4日第一期8个项目工程竣工。该遗址离雷鸣镇主干道定雷路仅1.5公里,东南距雷鸣墟仅1.8公里,北距定安县县城14公里,东北距海南东线高速公里约7公里,东距道教文化圣地——文笔峰道教文化苑6公里,距南丽湖景区7公里,交通极为方便。南曲村8个经济社横跨3.4公里,有200多户,2000多人,周边有三香、奇昌坡、美弄坡、南九店、白马、红岸等村庄,人气很旺。

  这是一个琼崖国共联合抗日的重要遗址。1941年4月上旬的一天,中共琼崖特委书记、抗日独立总队长兼政委冯白驹率领11人到定安县雷鸣乡南曲村开展抗日宣传工作,南曲村父老王立珪将他们安排居住在该村东北部居禄山的5户农民家中,其中王姓1户、伍姓3户、林姓1户,冯白驹居住在老房东王世春家。冯白驹等人在居住期间,曾会晤抗战时期居住在金鸡岭山脚下美染村的琼崖著名民主人士、原任琼崖国共联合抗战组织——战时党政处秘书的王集吾,共谋抗日大计。南曲村担任国民政府定安县后备游击大队第一大队长的王志发多次聆听冯白驹的抗日主张,并暗地里主动做好冯白驹一行人的外围安全警戒工作。冯白驹等人主要是在夜间通过演讲、唱抗日歌曲、吹口琴等方式来宣传和发动群众以多种形式参与和支持抗日,国共联合抗日的思想不断深入人心,冯白驹一行人与当地民众结下深厚的情谊。

  1939年4月29日,驻定城日军坂田混成旅团官兵出动3辆装甲车,取道金鸡岭、宾文(今富文)、龙门,企图进犯驻翰林的国共抗日统一战线机构“琼崖战时党政处”。日军装甲车到龙门后,掉头往雷鸣方向驾驶过来。事先已获得消息的雷鸣乡国共两党组织在雷鸣墟组织起两支武装小分队,由于敌我力量悬殊,中共石锦党支部领导和南曲村国民党定安县游击后备第一大队队长王志发(南曲村人)、小队长王位禄(南曲村人)商量后决定伏击日军。下午3时许,石锦党支部组织吴科道、吴文球、吴治锡、吴谈錞等10多人在雷鸣墟公路的东边埋伏,王位禄带领王成祥、王成福、王世勇、王立春、陈昌国、莫登诗6名队员(前5名为南曲村人,后1名为头尾村人)在日军必经之路西侧的“双人墓”处埋伏 ,王志发带领10多名队员埋伏在岭坡山(今雷鸣中学校址)待机行动。下午4时许,3辆日军车驶了过来。当最后一辆装甲车进入伏击圈时,两支伏击队员一齐开枪掷手榴弹袭击,打死打伤了几个鬼子兵。日兵慌忙用机枪向伏击队员扫射。开过伏击圈的2辆装甲车发现后一辆车被袭击,立即调头回来支援。王位禄立即布置5名队员掩护,亲自带领王成祥冲上去用手榴弹袭击军车。日军的机关枪继续向伏击队员疯狂扫射,王位禄不幸中弹牺牲,王成祥肩部负伤。敌人火力太强,王志发迅速率几名队员前来接应,由王立春背着王位禄,2名队员扶着王成祥撤离阵地,吴科道、吴文球等伏击队员也撤出战斗。次日,定安县国民政府县长吴雄亲自率员对王位禄遗体进行确认,慰问其家眷,追认他为抗日烈士,并举行追悼会。原琼崖守备司令、陆军中将王毅在1946年春为“雷鸣乡抗倭殉国忠烈官兵纪念碑”撰文时,赞誉“雷鸣市一役”是“我琼地方团队抗倭殉国此其第一声也”。

  1942年2月26日,经常在潭陆村一带活动的雷鸣后备中队接到密报:日军因遭游击队突袭恼羞成怒,不日将来围剿游击队。游击队员担心战火殃及无辜村民,即刻收拾行装,赶往潭陆溪北岸,准备在此处与日军激战。27日凌晨6时许,定安县游击后备第一大队长王志发率领雷鸣乡、宾文乡后备中队70余人在宾文乡(今富文镇)潭陆溪北岸的坡丛中埋伏。这时,日军近千人分别从深水、溪头村两路来犯,在以寡敌众的战况下,队长王志发冷静沉着地指挥战斗,他命令一班班长带领6名队员把守水急而浅的渡口,其他队员阻止日军渡溪。当六七个日本兵走到约20米宽的潭陆溪中间时,游击队员开始进行射击。为了迷惑敌人,王志发端着机关枪来回移动扫射,数次打退了企图渡溪北进的日军。突如其来又变化莫测的袭击,使得日军摸不准游击队员的实际人数和火力,他们不敢贸然进攻,大部分的兵力撤出了潭陆溪。中午时分,日军派出4架战斗机飞临潭陆溪,沿着溪坎低空来回飞行。战斗机距离地面不过10余米,日军从空中用机关枪向游击队阵地疯狂扫射,子弹如雨一般落下,游击队员根本无还手的余地,只能掩藏在坡丛里。王志发身上多处受伤,但他忍着剧痛,继续端起机关枪射击。这时,一发子弹打了过来,命中王志发左胸,他光荣牺牲,年仅29岁。战斗持续了8个多小时,日军终究没有渡过潭陆溪,狼狈地撤回雷鸣墟据点,游击队副大队长率领余部转移到深水村,撤出了战斗。这场战斗中,还有15名队员牺牲。王毅中将在“雷鸣抗倭殉国忠烈官兵纪念碑”中撰文赞誉“潭陆溪一役为地方团队抗倭战中仅见者”。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专门为他们立了一块“雷鸣乡抗倭殉国忠烈官兵纪念碑”,碑高2.07米,宽0.69米,厚0.1米。时任广东省第九区行政管事专员兼保安司令、陆军少将丘岳宋题名碑名,正中书写“为国捐躯”4个大字,左侧题“为王烈士志发题”7个小字,右侧为丘岳宋的署名;琼崖守备司令、陆军中将王毅在碑的背后书写约800字的简介,予以褒奖。这块碑原竖于国民政府雷鸣乡大门前,20世纪50年代初,倒地后,南曲村民认为这块碑与王位碌等10多名南曲村籍抗日牺牲的游击队员有密切的关系,便派出6个小伙子将碑扛回村中保存起来。

  雷鸣墟一役和潭陆溪一役都是国共两党联合抗战旗帜下的产物。解放战争时期,南曲村民积极筹钱筹粮支持琼崖纵队、渡海大军解放海南岛。

  这个抗日村庄自2006年起,在定安县各级政府的关怀以及定安县委党史研究室、定安县博物馆的帮助下,努力发掘红色、古色史料。2008年秋,由村民集资在冯白驹将军抗日驻地遗址前竖立起一块50cm×80cm×3cm的石碑,碑的正面刻有“冯白驹将军抗日驻地遗址”11个大字。2011年1月6日,为了配合中央电视-事栏目任继尧等3名记者在次日到遗址拍摄《浴血琼崖》的文献片,全村男女老少齐动员,突击修好了一条从村口通往遗址约800米长的土路,铺上混合碎石。并将《雷鸣乡抗倭殉国忠烈官兵纪念碑》简单地竖立在《冯白驹将军抗日驻地遗址》碑东南约4米处,使两碑并肩伫立。次日拍摄任务顺利完成。定安县政府符立东县长于2012年4月到南曲村调研后,定安县政府当年9月拨款45万元硬化了从村口往遗址方向约800米的土路。当年下半年,定安县政府发文将其列为第二批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县博物馆继续积极向县政府申报这一遗址文物的保护工作,得到财力支持,加上该村民又多方集资,规划腾出10亩地,修建一个停车场,整治遗址环境,进行绿化,重新竖立一块60cm×120cm×3cm的冯白驹将军抗日驻地遗址的石碑,石碑北面携刻由中共定安县委党史研究室撰写900多字的“冯白驹将军抗日驻地遗址简介”,在这块石碑与旁边并肩伫立的《雷鸣乡抗倭殉国忠烈官兵纪念碑》下都加筑底座,气势倍增。

  该遗址的冯白驹住过老房东的住屋于1971年倒塌,于2013冬重建为“展览室”后,在定安县政府和南曲村民的支持下,在省委党史研究室的指导下,定安县委党史研究室负责设计前言、古色南曲、红色南曲、绿色南曲、现代南曲、当代南曲、后记、档案资料、艺术欣赏8大板块,重点展示南曲人的爱党故事、抗日英烈、古代历史、民国人文,以及社会主义建设的事迹。 这个点自从动工建设以来,不少游客慕名前来参观,并逐年增多。近几年来,每年有省、厅、县、镇各级领导和各阶层人士近10万人到该遗址参观,日本学者佐藤正人也多次到遗址调研、忏悔,韩国记者也多次到遗址参观、调研。定安县的中小学在清明节、“七·一”、“八·一”、“九·三”等重要节日赴遗址举行纪念活动。